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轮奸一夜
被轮奸一夜

被轮奸一夜

「铃铃铃…」「你怎么还没到啊我的大小姐,这是不是我要去你家用轿子把你抬过来啊。」「快了快了,我马上就来,是蓝色妖姬哈。」我的闺蜜柳瑜约我一起去蹦迪,我迅速的选了套衣服准备出门。通常在出去玩之前我都会化点不是很浓的浓妆。抹上眼影,恰到好处的眼线和纯黑色的眼影搭配的相益德彰,再涂上大红色的口红。化完妆后我喜欢穿上裙子丝袜和高跟鞋,黑的连衣裙衬托出我玲珑有致的曲线,薄如蝉翼的黑色玻璃袜将我的大长腿展现得淋漓尽致,踩上黑色的高跟鞋,高冷而又性感的气质让无数男人拜倒在我的裙下。

  风一阵阵的吹过,我的下身不断传来阵阵凉意,小小的T- back如同一块婴儿的遮羞布贴在我的小穴上,甚至仅能勉强遮住我的阴户,若隐若现的风景十分的撩人,不过好在我是天生白虎,倒也不存在毛毛露出来的尴尬。安全裤?

  作为一个小淫娃怎么可能穿安全裤呢?这种凉飕飕地感觉才是我的最爱!

  到了迪厅门口,闺蜜打来电话:「抱歉啊我的希儿大小姐,我实在等不到你就只能先走了…」闺蜜已经放了鸽子,那我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那就先回家好了。

  「哎呦,你丫的不长眼啊!」当我转身正准备回家时,正好迎面撞上一个身上一股混合着汗臭味和酒精味的笑容猥琐的男人。「对不起,对不起。」我急忙道歉道。谁知那男人一看到我便两眼放光,像是看到了猎物的狼。

  「撞到我了,一声对不起就完事儿了?」那男人不怀好意的说。

  「那、那你想怎么样…」我感到有些不妙。

  「陪哥哥去玩会儿蹦个迪吧。」

  「不要!」我急忙说道。

  「不要?由不得你!」

  说罢,男人便开始拉扯我的衣袖。

  「啪!」拉扯间,我无意中一巴掌打在男人的脸上。我和男人都懵了,还没等他回过神,我就一溜烟的跑向了人群。

  「臭婊子,别落在我手里!」

  经历了刚刚的不愉快,我走到招呼站等车打的回家。「滴--」一辆白色的夏利停在我的面前。

  「去哪儿啊姑娘?」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最终还是坐上了这辆已经载客了的黑车。「啪嗒」车门传来了上锁的声音。「嘿嘿,又见面了啊小妞。」旁边的声音使我心里一惊,这不是刚才的男人吗。「你、你们想干什么?」「啪!」男人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当然是准备干你啊,臭娘们,刚刚不是很嚣张吗?」「啊!师傅快救…呜…」话还没说完,旁边的男人就拿了一块毛巾捂住了我的鼻子,随后我便晕了过去…醒来后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早已废弃的工厂的一个小房间里,很脏很乱还没有窗户,有的只是床头的插线板连接着的老旧白炽灯以及空气中挥之不去的霉味。发黄的床单上有多处早已干掉的水渍和霉斑,甚至还有…一丝丝血迹…我害怕极了,他们不会因为我无意中的那一个巴掌就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杀掉吧?看着门外几个抽着烟的男人,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害怕到动也不敢动。生怕我一有什么大的动作他们就会来杀掉我。

  这时候一个男人叼着烟径直向我走来,双手直接摸向我的乳房和大腿内侧。

  「哟,小骚货醒了啊,本钱还不错啊,这奶子真大,刚刚在车上的时候我就想摸了。」居然是之前的那个黑车司机,我现在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是一伙的!我开始下意识的挣扎,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避他的侵犯。此时门外的几个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加入了侵犯我身体的行列,一个胖子和一个黑黑的男人按住了我的手,一个穿着破洞牛仔裤的男人和其它两个人抬起来我的双腿把我按在床上,而那个被我扇了巴掌的男人则坐在我两腿之间,开始了对我下体的侵犯。「…你看着骚货,奶子真大,又大又软…」「…她的两条美腿才是极品啊,又细又长,看看她这双丝袜,这要不是动手摸在上面,我还不知道她有穿丝袜哩…」「不要啊,我不是骚货,你们不要这样,放过我好不好…」我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但为时已晚,我能做的只有不断的哀求希望他们能够放过我。

  「放过你?做梦!等着被我们干得哇哇叫吧!自己脱还是我们给你脱!」我环视了四周,发现自己大半个身子都被男人们压在了床上,仅剩下一条腿垂在床沿,两腿间那个被他们叫做品仔的男人突然掀起了我的裙子。「哇噻!你们快看,还说自己不是骚货,下面就挂了个小布片就出门了,是不是专门出来找男人干你的啊?哈哈哈…还是白虎诶!我们是第一次干白虎妞吧…」说罢品仔就粗暴地将我的T- back小内裤一把扯下。

  「第一个品仔吧,这个骚逼还打了品仔一巴掌。」男人们争先恐后的把手伸向我的裙子里,我感觉到了男人的手掌在我的穴口游走,粗糙的大手在我的阴唇上摩擦,不时碰到我娇嫩的阴蒂,我不禁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嗯…嗯…嗯…不…不要摸…啊…不要摸啊…我…给…给你们钱…你们不要强奸我啊…」但是我的哀求并没有换来男人们的同情,反而让他们更加兴奋,胯下阳具的轮廓愈加明显,有的人甚至裤子上还出现了湿痕,我心里一惊:他们不会没穿内裤吧。

  很快,男人们就证实了我的猜想。品仔把皮带一解,一根黝黑硕大的,带有浓烈气味的阳具就弹了出来,紫红的龟头上还不断渗出透明的前列腺液。他来到我的面前,两只大手用力的分开我的双腿,我试图反抗,但终究还是不敌男人们的力量。品仔的龟头在我粉红色的阴唇上来回摩擦,就好像一根鸡毛在不断的撩拨我的心弦,我不断的挣扎,心里也万分纠结,一方面我希望他重重的插进来满足我饥渴的身体,另一方面我又害怕这么多人会把我活活操死。

  「要进来了哦大美人,我可是你今晚的第一个男人」「不要…啊----」不等我说完品仔就把大鸡巴插进了我的身体。一种充实、饱胀的感觉充满了我的阴道,虽然我早就有过了性经验,但已经和男友分手两个多月的小穴承受这么大的阳具依旧比较勉强。

  「我操,好紧啊,你是不是处女啊,肥猪你们快帮我看看有没有流血。」「没有啊,这种美女的处女哪轮得到你来拿啊,你就安心给别人涮锅吧,哈哈哈哈哈哈…」「骚货,说!外面到底有多少野男人!我干死你个骚货!」我紧闭着嘴巴不想说话,可是喉咙里依旧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嗯…」品仔见我不说话,心里大为光火,又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加大了几分。我的阴道开始分泌淫水。「美女,你湿了哦…」我的脸立马红了起来。「看你这反应,也是很久没有男人滋润你了吧,你配合我们做,我们对你好一点,怎么样?」「嗯…」我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我不光被男人强奸,我居然还答应了配合他强奸我的要求。

  「你也别憋着了,叫出来吧,叫出来会更爽哦。」品仔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

  「啊……嗯……嗯……啊……快…快一点…啊……啊……用力啊……操…操死我啊……好爽…你的鸡巴好大……涨…涨的人家好满……好满足……」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不光配合着陌生男人的奸淫,更是淫荡的叫出了声,各种淫荡下贱的词汇脱口而出,仿佛我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欠操的荡妇。男人粗大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抽插,进进出出的冠状沟不断的摩擦着我阴道里的褶皱,就好像一把小刷子在我的心头来回转动,他硕大的龟头不时的顶到我的花心和G点,让我久旱甘霖的身心感受到的极大的快感和满足。「啊……好……好美哦……唉哟……又到底了……啊……怎么……这样……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你的鸡巴好大……比……比我那没用的前男友大多了……让他不要我……让他找那个臭女人……啊……」突然,品仔把鸡巴一插到底「唔……射了……」随着他的一身低吼,我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流涌进了我的身体。天呐,我居然让这个不认识的男人内射了,一边想着小穴里一边流出淫水。

  「妈的真刺激,换我了。」「不行,我先来。」「明明应该到我了才对。」男人们七嘴八舌的争吵起来,谁都希望做下一个操我的人。「都别吵了,胖子你先上,动作快点,兄弟们还在后面等着呢。」一直蹲在角落里吸烟的男人说到。

  「哇!真的吗?既然阿龙都开口了那我就先上了。」胖子迫不及待解开皮带,脱掉他肥大的裤子,将鸡巴对准我的阴道口。胖子不光体型大,鸡巴也不小,勃起时鸡巴上暴涨的血管就仿佛一条条盘错在树枝上的小蛇,显得十分的骇人。「噗嗤」一声,胖子毫不怜香惜玉的把鸡巴插进了我的阴道,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鸡巴上凸起的纹路。「我操,你下面真的好紧啊,真的像处女一样。」胖子说道。

  「啪…啪…啪…」胖子的赘肉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我的下体,他的鸡巴没有品仔那么长,但在男人中依旧是翘楚,虽然感受不到龟头撞击花心的快感,但他肚子上的赘肉撞击着我的阴蒂,也使我快感连连。

  「嗯……啊……深一点……你的…你的肚子……你的肚子撞到我的阴蒂了……好…好美…好舒服……深一点……啊……啊……」我不知廉耻的淫声叫道。

  他一把扯掉我的胸罩,用充满了口臭的嘴吻着我的嘴唇,吮吸着我的津液和舌头,一边吸一边用他肥大的手掌大力地揉捏着我的乳房。「呜……呜……呜……呜……」我舒服的叫出来,但嘴巴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果然美女就是美女,连口水都是香的,接下来我要试试你的大奶子。」说完他便吮吸着我的一只乳房,另一只一只手揉着我的另一边乳房。「啊……乳房……乳房好舒服……继续……啊……用力吸……大力吸啊……好美……」「她不是都同意和我们做了吗,你们也别按着她了,让我爽一爽。」按着我的男人刚放开了我的两条腿,胖子就把我的一条腿抗在了肩上,一边舔着我的小脚,一边扶着我的腿大力的抽插我的阴道。好……深……好过瘾……啊……这一下……又……到底了……啊……好好哦……唉……怎么会……这么……舒服……天哪……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呀……好舒服啊……啊……要来了……啊……啊啊……啊……来了……」胖子大起大合的抽插不禁使我淫叫出声,将我的腿抱起来之后就仿佛他的鸡巴变长了一般,一下下的顶着我的花心。

  乳房上,阴道里,不断传来的快感让我无法思考、难以自拔,我才问你我也因此攀上了情欲的巅峰。

  「我操,还能有高潮的啊,被我们兄弟几个轮奸的人里面还真没几个高潮的,你真的是个浪货哦。」男人说的话不禁让我面红耳赤。我的阴道也因为高潮的痉挛一下一下的夹紧着胖子的鸡巴。「你的骚逼吸的我好爽,不行了,射了……」当我从高潮中回过神时,已经有一个瘦瘦的男人把鸡巴插进了我的体内。

  「你叫什么名字啊」男人一边操弄着我的阴道,一边问我。「我叫希儿。」「希儿你好骚啊,没有几个女的会同意让我们轮奸的,穿这么骚是不是出来勾引男人去开房的啊。」「不是……希儿……希儿穿这么骚……穿这么骚是为了给大鸡巴哥哥们操的……大鸡巴哥哥们操得我好爽……」「可以口交吗?」那个叫阿龙的人走到我旁边问道。「可……可以啊……」我弱弱的回答。天呐!我居然答应给这些轮奸我的男人口交!我难道真的是个骚货吗?我还在思绪飞扬时,一根充满了腥臭味的肉棒就弹到了我的脸上。我鬼使神差的一口含住了眼前这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哇!还从来没有女人愿意给我们口交的啊,这个女的真的不是出来卖的吗?」旁边的男人惊讶的感叹道。

  也许是操我阴道的男人看到我一边被人操弄阴道,一遍给别的男人口交之后更加兴奋了,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大。「啊……啊……天哪……这……这是怎么……了……不好了……要死了……啊……啊……我快死掉了……哥……哥啊……抱紧妹……妹……啊……好……好美啊……啊……啊……好哥哥……真舒服……你……插死妹……啊……算了……啊……哦……我……又来了……啊……哦……又要飞……了……哦……」在男人猛烈的抽插下我再一次高潮了,一股股的淫水拍打着他的龟头,高潮的刺激也让我不自觉的大力吮吸着口中的大鸡巴,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一点点的将鸡巴往喉咙深处塞去。

  口中的鸡巴率先喷出来浓厚腥臭的精液,脑子一片空白的我想也没想就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精液,但阿龙从我口中抽出鸡巴时,依旧有一两股精液射在了我脸上。操干我的瘦男人看着这淫靡的场面,鸡巴不断的涨大,随即精液遍一股一股的射进了我的身体。天呐,平时做爱时都要求男友戴套的我,在短短半小时之内不光被三个男人内射,还吞下了别的男人的精液。

  我坐起来专心的给男人们口交,顺便让阴道里的精液能够流出来。过了一会儿,一个叫菜鸟的男人又再次把我推倒。他肉棒的尺寸夸张得可怕,比品仔还长,长度足足有胖子的两倍,龟头上还种着两颗入珠。我开始紧张起来,这么长,这么粗的鸡巴会不会直接插进我的子宫里?

  菜鸟一点点的把鸡巴插进我的阴道口,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疼痛,好粗,我的呼吸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他撕裂了我幼嫩的阴道。「啊……好粗……慢点……哦……好涨……定到底了……」当我以为菜鸟的鸡巴已经整根进入我阴道的时候,我低头向下一看,天呐,他怎么还有好长一截在外面。

  或许是因为我的阴道太紧致,或许是因为菜鸟懂得怜香惜玉,他开始抱着我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抽动起来。「呜……嗯……嗯…嗯……好大……好舒服……顶到了……花…花心……不要磨……慢点……嗯……嗯……」在他的缓慢抽插之下我又开始流出了淫水,他的抽插也逐渐变得顺畅,菜鸟开始加快了速度。

  「啊……啊……太用力了……慢……慢点啊……好…好美啊……好舒服啊……真舒服……好…好哥哥……你插死妹……插死妹妹吧……鸡巴捅到妹妹心窝子里去了……啊……顶到了……」他的入珠不断的刮擦着我的G点,一阵阵的快感如潮水般袭来。「啊……啊……好美啊……快……用力插妹妹……插死妹妹……啊……啊怎么会这么美啊……大力啊……干死我……干死妹妹啊……好深啊……菜鸡……鸡哥哥……好爽啊……鸡……鸡你太美……」粗大的鸡巴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我的子宫口,我清楚的感觉到龟头上的入珠刮擦着我的阴道壁,菜鸡大开大合的抽插让我觉得他粗长的鸡巴仿佛要直接穿过我的子宫,插进我的肚子里,顶在我的心尖上。「啊……顶…顶到了……好深……子宫口好爽……啊……又顶到了……插进来……再深一点……好舒服……啊……啊……啊……」他扛起我的双腿,俯下身来含住我的乳头,上手环抱我的娇躯开始快速的抽插,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深入,就像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样在我下体疯狂输出。「啊……啊……啊……啊……好……好快啊……好深……要……要受不了了……啊……啊……又……又要飞了……啊……啊……去了………啊………」我又一次的被强奸到了高潮。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我今晚的第几次高潮了,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当我高潮子宫口大开是,菜鸡顺势把鸡巴插进我子宫的感觉。「啊……插进来了……你的鸡巴……鸡巴插进……插进我的子宫里了……啊……啊……好刺激……子宫要被你顶穿了……好大……你的龟头好大……操得妹妹的子宫好美……顶到子宫壁了……你的鸡巴好烫……好舒服……啊……再快点啊……操死我……」当他的鸡巴顶入我子宫的那一刻,我便像只八爪鱼一般缠住他的身体,语无伦次的淫叫着,各种淫言浪词从我嘴里说出来,好像我就是个下贱的淫娃,是个出来卖的婊子。

  我感觉到体内的鸡巴愈加粗大,深入子宫的龟头开始膨胀,我知道这是男人要射精了,直接在子宫里射精会不会怀孕?我不免有些担心,但陷入肉欲无法自拔的我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啊……鸡巴……鸡巴又变大了……射……射进来……都射给我……射进来没关系啊……我好想让大鸡巴哥哥射进妹妹的子宫……啊……又顶到了……啊……啊……」「射进来了……好烫……好舒服……啊……啊……好刺激……又……又要丢了……啊……啊……」生平第一次被直接宫内射进的我直接被射精送上了高潮。

  滚烫的精液有力的拍打着我的子宫壁,就好像一个注射器一样直接把精液注射进我的子宫,我的两条腿丝袜美腿直直的绷紧,脚趾也紧紧的攥着,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只知道大口的喘气,口水也不自觉的从我嘴角流下。

  我已经记不清哪天晚上我被男人们干了多少次,也不知道他们在我体内发射了多少精液。最后一个男人在我阴道里射出来时,别的男人已经在一旁抽烟了,那张泛黄的床单早已被精液和淫水打湿,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床上的点点黄斑居然是男人的精液和女人的淫水的混合物。我脱下被他们扯破的丝袜,勉强戴上了被扯脱钩的胸罩,问道「我可以走了吗?」我很害怕他们其中有谁突然又想再来一次或者把我绑下来当性奴。「出门直走路口左拐,顺着走到大路上可以打车。」发软的双腿踩着高跟鞋一瘸一拐走向门口。「有空再来玩啊美女!」「嗯…」我应着男人的话,径直走出了工厂。上了车我特意坐在了司机的后面一言不发,以免他看到我向外留着精液的阴道。那家迪厅我再也没有去过,从哪以后就连蹦迪也很少去,因为我很害怕再和那些男人扯上关系,只是每当寂寞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时鸡巴插进子宫射精的感觉……

【完】